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青春学子

浦洋:集美貌与才情于一身的工科女博士

发布时间: 2016-05-10 | 来源: 华南理工大学 | 作者: 许颖 | 责任编辑: 名校

浦洋近照


鱼与熊掌不可得兼,那么美貌与才情呢?

浦洋,华南理工大学生物科学与工程学院2012级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专业直博生,以她为第一作者的研究成果登上了新一期《Sicence》子刊《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科学转化医学》),该研究利用罹患前列腺癌的免疫系统健全小鼠开展试验,结果发现当前的主流非类固醇类抗雄激素药物,如果与免疫疗法同时使用,不仅没有协同作用,反而会影响单独免疫治疗的效果。

她,是学霸,是工科学霸,是工科美女学霸!她不但拥有高颜值,还有着高智商。



工科女的多面生活

浦洋一直以“工科女”自居,本科时代的她非常活跃,不论是学术派热衷的SRP、百步梯攀登计划、挑战杯竞赛……还是社交派引以为荣的学生会之星、优秀共青团员……都被她收入囊中。

这个熟人眼里的“大美妞”还担任过广州2010年亚运会礼仪志愿者。在“亚运天使”广东赛区的比赛中,浦洋不像其他选手那样表演唱歌、跳舞,平时爱好玩玩小魔术的她,灵机一动,以魔术作为才艺表演,让人立马记住了这个不走寻常路的女生。

和浦洋打过交道的师弟师妹,都称赞“师姐又漂亮又温柔,人也超级nice。”

“女孩子有人夸你漂亮是件很开心的事情,但夸奖有时会让人不由自主的容易浮躁,而搞科研,需要专注,需要你沉下心来,这个过程能让我静下心来也帮助我更清楚地认识自己。”浦洋被称作学霸女神时谦虚地说。自己现在走的路以前和预想过的路都不太一样,也没有想到论文发表后,会引来如此多的关注。

“学习是一件考验耐力和努力的事情,如果你能把学习这件事做好了,那么其他方面应该也难不倒你”,对浦洋而言,学习和兴趣是相辅相成的,1+1>2,一张一弛,恰好起到平衡生活的作用。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父母都是医生,浦洋对生物医学这个领域从小就不陌生。2008年,浦洋高考前夕,发生了“5·12”汶川地震,作为医生的爸爸立即赶赴灾区参与救援工作,甚至没有赶回来陪伴女儿参加高考。“这个职业完全没法与照顾家庭联系在一起”,浦洋那会甚至有些讨厌生物医学这个行业。她没有选择生物医学相关的专业作为志愿,而是成为了一名管理学专业的学生。

“人世间的机缘巧合皆是命中注定”,在学习的过程中,浦洋对生物经济这个交叉学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要在这个领域发展,怎么能对生物医药一窍不通呢?浦洋大四那年,解放军总医院肿瘤中心主任郭亚军教授以客座教授的身份来生物学院做讲座,浦洋专程赶去听了这个讲座。

郭教授在讲座中把生涩难懂的肿瘤免疫知识用生动有趣的语言娓娓道来,浦洋听得豁然开朗,放佛找到了以后努力的方向。事后得知郭教授要招收一名博士的消息,浦洋更是自告奋勇地报了名。

那会周边的同学都已经开始找工作了,浦洋也以第二名的成绩考上了广州市税务系统的公务员。她要从管理学转到生物学读博的消息传出来,同学们都感到不可思议。凭借优异的综合素质,浦洋被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专业录取为2012级直博生。

“我一方面受益于华工的工科特色,因为作为管理学的学生,我学的高等数学、概率与统计等科目,与理工生没差别。另一面方面要感谢生物专业的老师们,只要我有问题可以随时问,老师们不管你是不是这个专业的学生,都会耐心的回答你的疑惑。”辗转在五山校区与大学城校区之间,浦洋一年蹭完了四年的专业课。

“没有工商管理学院的推荐,就没有现在的我;没有生物学院的录取,也不会有现在的我;没有学校在跨专业培养方式上的创新,更不会有现在的我。”浦洋事后想起来依然充满感激,没有哪个学校敢于如此跨专业招收学生,还是招收直博生。



不一样的研究之路

2014年1月,作为华南理工大学与美国芝加哥大学、西南医学中心联合培养的国家公派留学生(导师于去年年底从芝加哥大学搬到西南医学中心),浦洋踏上了她的赴美求学之路。

天天泡在实验室里,浦洋用“5+2”、“白+黑”来打趣自己的研究岁月。初到芝加哥就遇上了零下三十度的天气,这对于从小在广州长大的浦洋是一个挑战,但生活上的差异很快就能适应,更需要勇气面对的是初入实验室的心理落差。

实验室的同僚要么就是来自清华、北大或者全美TOP10名校的学生,要么就是博士后,“我能行吗?”浦洋一度对自己产生过怀疑。

浦洋说她是幸运的,身边的人并没有因为无知而歧视她,反而鼓励她越是不懂就越是去求教,这样她获得的自信越来越多,做的也越来越好。

“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特别幸运的人,每一步走来,都有很多人在关注和帮助我的成长”,浦洋说,“一个人的运气如果好到这个程度,那她怎么可能怎么可以不去努力。”

无论是华工还是芝大或者西南医学中心,学校会邀请很多海外知名的专家学者来做讲座,浦洋就是受益者之一,“有机会见到你研究领域的大牛,会进一步激发你对这个学科的兴趣。”

在芝加哥大学求学期间,浦洋有幸见到了DNA双螺旋结构的提出者之一沃森教授。“就是他提出的那两条互相缠绕的小链链组成了我们的生命,我居然见到了活的!茶歇的时候他就在我身后排队拿饮料,我甚至能够请他签名,亲自解答我的问题!”

“做你不会做的事(Do things you are not good at)”,这是芝加哥大学对学生的基本要求,浦洋说这正是她在干的事。正是因为怀揣着一颗谦逊的心,她在研究课题上从来扎扎实实不挑剔,新发表的研究成果的研究针对的是前列腺癌,有人会问“女孩子怎么搞这个?!”浦洋也不介意地自我调侃起来,“国内的同学问我在干嘛?我就说在实验室‘阉割’小白鼠”。

做动物实验的时候,刚开始还不是很熟练,浦洋有几次被小白鼠咬伤,看到女儿的纤纤玉手被咬伤,妈妈心疼落泪。浦洋没有丝毫抱怨。母校导师王菊芳教授眼里,浦洋是个完美主义者,“这个女孩子看起来纤弱,实际上却很坚强。”

在一篇题为“没有痛苦的博士求学经历不是合格的”文章下面,浦洋写下了“痛苦意味着自我承认的开始……”的评论。

今年,浦洋已经满足了博士毕业的条件,从当初的排斥到现在的留恋,浦洋觉得科学研究是一件越做越觉得有意思的事情。尽管她说自己做的是基础研究,离临床治疗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是这次的研究成果的发表在产学研转化方面又前进了一小步。“每当凌晨一两点,还泡在实验室的时候,我就会想,还有很多研究人员和我一样正在为解决这个疾病而做努力,会觉得是一件很鼓舞的事情。” (通讯员:许颖)

20K
发表评论>>文章来源: 华南理工大学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