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名师名家

潘杰:一位海归教授的教学实验

中国名校-教育中国-中国网 u.edu.china.com.cn  时间: 2014-04-01  责任编辑: 冯文波

 

  离上课还有10分钟,玉泉校区第七教学楼的506教室,一位五十出头的教授摆好教具,开始播放德沃夏克的《自新大陆》,他朝着门口的方向站着,笑眯眯地向陆续到来的同学们一个一个致意。突然间,他像想起了什么,悄悄对身边的助教说:“待会做实验,少不了会出错,让同学们笑一笑,能加深印象。”

  这个春学期,浙大“千人计划”教授,西澳大学机械与化工系Winthrop教授潘杰,向浙大本科生院申请开设了《动力学、振动和声学》全英文课程,课程同时面向两校学生。他的上课视频,南半球的学生三小时后就能看到。一周前,潘教授的邮箱里收到一封西澳大学学生Joseph的邮件:“我喜欢你的课,一半是因为你的笑容!”

  导师的印记

  潘杰是在南澳大利亚的阿德雷德大学完成的博士学位。那里是澳大利亚声学研究最好的学府,导师DavidAllenBies毕业于UCLA,是澳大利亚声学之父。相信学生,并给予足够的空间和自由,是导师留给潘杰最深的印象。当年,还未与导师见面,潘杰就收到导师写来的一封三页纸的信,信中说:“我希望我们可以共同学到一些东西,如果有什么我们都搞不清楚的话,我们就做实验,实验是最好的老师。”他还说,他印象中的亚洲学生比较喜欢揣摩导师的意图,讨好导师,如果导师说NO,学生就不知道如何去做了。“这条路在我这里行不通,独立思考才是最重要的!”

  一次,潘杰把自己的实验结果拿给Bies看,他拿着实验报告,正面看看,又举起来反过来看看,很长时间不说话,然后,他讲起了自己正在做什么研究,他的学生和他的同事曾做过什么研究。“当时我很奇怪,为什么讲这些?我想听的是对我实验的建议啊。”

  很多年以后,等潘杰也当了导师,他有了感悟:“当研究生的水平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导师真正能够对一个学生做的,就是欣赏你的东西,有时高兴地哈哈大笑,让整个实验室都听到。导师当年讲过的内容,后来在对工业界进行咨询的时候,在做别的课题的时候,都成了宝贵的财富。”

  这一行事风格影响了潘杰。“对我的学生,尽量让他们感受到没有拘束。我会和他们讲,如果你做我的学生,你首先要认识我们这行中的10个专家,有机会去他们的实验室交流学习,优秀的实验室可以学到的东西是很多很多的。还要深读这个领域最好的10本书。”

  有个叫Nicole的学生,天性开朗,很喜欢旅行。一次,俄罗斯匹兹堡要举行一个声学国际会议,她跑来对潘杰说,那是一个风景绝美的地方,她想去。“想去开阔眼界,一定支持,但是要在截止日期之前,完成一篇文章。”Nicole太想去匹兹堡了,她没日没夜工作了三个星期,终于达到了导师的要求。还有一次是在印度的国际会议,Nicole也通宵达旦地工作,取得了参加会议的机会。“刚开始,好像是因为要玩而去认真工作,但是这种投入的状态恰恰能出好的结果。”如今,Nicole已经是澳洲声学学术杂志的主编。在其中一期杂志的卷首语上,她讲起了老师潘杰:

  “我对这个学科的兴趣是由我一个非常有智慧的导师点燃的,那时我参加了一个又一个国际会议,激发了我对科学的兴趣,我现在也正在用同样的方法点燃我的学生。”

  如何点燃学生的兴趣

  潘杰教授的办公室有把小提琴,已往讲到“振动”主题的时候,他会带上它,从琴弦的长度、劲度、密度,再谈到琴的振动方程,拨动它的时候的初始条件是什么,放进方程之后,它的解再从喇叭里放出来,学生可以听到。

  ———“弦的声音由振动方程响起,你说这是科学还是艺术?”

  潘杰讲的时候,标志性的微笑都快要从嘴角溢出来。他很爱音乐,“一个人最大的幸运,就是工作和兴趣连在一起。我讲我喜欢的东西,我觉得它们很美,能让我感到高兴,你能从我的面部表情看到这种高兴。”

  在西澳大学,他每年都会组织实验室的老师、研究生、本科生和校办工厂的技术员一起去天鹅河边BBQ,“大家在轻松的氛围下相互交流,促进相互了解。”当然,当海风吹过水面,潘杰会顺便和大伙讨论风和大气对流如何激起那阵阵的水波。春天来了,潘杰正在计划和浙大的研究生们一起去苏堤骑自行车。当自行车穿越起伏的六吊桥,潘杰或许还会继续和孩子们讲讲楼道里的音响和大白鼠的听力……《动力学、振动和声学》同时受到了浙大和西澳大学两校的支持,提供在教学过程中使用在线教学、网络课堂等新教育手段和新型的教学技术手段。“对于传统的课堂教学,我做了一些改动,但是这样的效果究竟如何,我希望得到学生的反馈。”这个星期,潘杰设计了一张“摸底”问卷,发放给每个学生,他想知道,到底什么样的尝试是受学生欢迎的,每一项教学细节学生是否喜欢,什么是将来还需要继续改进的。“这是一项研究,我需要确凿的数据。”

  这门课,谁在听?

  @楼群芳(电子信息技术与仪器专业大三):每周五是潘杰老师在西澳大学的合作教授Stone的视频课。我们看视频,潘老师看我们。发现我们表情开始呆滞、困惑,或者遇到生僻的语句,他都会按下暂停键,给我们讲解,连Stone讲的笑话也不放过。他上课时候的表情很丰富,肢体语言也丰富,我们专业大部分的同学都选了这门课。

  @杜旭浩(南京大学物理系声学专业大四):我跟着潘老师做毕业设计,同时担任这门课的助教。潘老师总是在笑,而且是发自内心的笑。他对我们期望也很高,但面对充满笑容的对声学充满热情的脸,我们就很难找到拒绝的理由,我们不想让他失望。他还喜欢在优美的自然环境中与我们讨论,带我们骑车去西湖,还要带我们爬山。

  @JosephRocca(西澳大学机械与化工学院学生):我喜欢你的课!一半是因为你的笑容,一半是因为你在讲公式之前,会告诉我们这一领域的历史和整体图景。(摘自给潘杰的邮件)

  @吴颖俊(校办信息化室):这是与西澳大学双方联合异地授课。这种方式需要什么样的信息化支撑?会对教育教学带来什么?我很想知道。这种方式让同学更早的跨文化共同学习,应该对卓越人才培养有益处,符合国际化培养的发展要求。

(文 周炜/摄影 卢绍庆)

20K
发表评论>>文章来源: 浙江大学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