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校长访谈

石油大学山红红:坚强奉献的人生

中国名校-教育中国-中国网 u.edu.china.com.cn  时间: 2013-12-10  责任编辑: 李睿睿

主持人: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教育人生》。三十多年前一个美丽的女孩义无反顾的报考了石油院校,几十年过去了,从学生到老师再到校长,她将自己的满腔热情倾注了石油专业的教学、科研和管理上。她到底有着怎样不同寻常的人生经历呢?今天我们就把她请到了我们的演播室,她就是教育部直属高校唯一的女校长中国石油大学华东校长—山红红。

主持人:山校长你好,欢迎您的光临。其实在下面的时候我一直思索一个问题,也想寻求一个答案,就是我知道您是郑州这样一个大城市,而且也能看出来是一个这样俊秀的,也可以说是这样一个弱小的女孩子啊

山红红:谢谢,谢谢!

主持人:当时怎么就跟石油结缘了呢?当时对石油有多少了解?

山红红:当时一点了解都没有。

主持人:那为什么会在报考的时候,去报考石油这样的专业?

山红红:我们中学有几个同学,也学习特别好的几个干部,就特别要好。那个时候呢,那时候中学属于文化大革命时期,不怎么上课。我们学校想了天天这样子也挺没意思的,有两个年轻教师也是比较激进派的,在他们的指导下我们就利用课余时间到农村,现在看来叫做一些实践活动,那时候叫做走进农村,在人家吃啊、住啊参加一些劳动,觉得跟他们交流交流,这样好像人生更丰富一点。

主持人:更充实一些。

00:02:56:21

山红红:那时候就想后来就想毕业以后如果有可能,到一个艰苦的行业,或者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或者说做能够对国家有用的人才。所以我当时就想着,那时候倒还没有高考,那时候就觉得一块到边疆区哪去,咱们几个在一起怎么怎么样的。就很简单

主持人:那时候是胸怀大志是吗

山红红:但这些事情都没有对父母去讲,父母只是知道我挺忙,周末还往农村跑,报考的时候我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他父亲是设计院的,勘察设计院的。

主持人:是跟油田有关的设计院?

山红红:有关。

山红红:他知道在这个地方那时候在东营了,华东石油学院,有一个胜利油田有一个大学,但具体情况他不太了解,所以就跟我说,我们两个就私下里面,就等于我背着父母报了这个学校。

主持人:父母不知道。

山红红:当时就觉得石油,觉得很重要,但是没有印象,觉得将来干石油挺有意思的。所以我报了这个学校,报了这个专业,最后也如愿以偿的录取了。

解说:1977年高中毕业报考大学志愿时,山红红和几个要好的同学一心要到油田干一番事业,了解到山东东营有大油田,还有一所大学。于是各自瞒着父母报考了当时的华东石油学院。那时侯山红红对石油行业完全是一种感性的认识,在一副宣传画上,站在高高钻塔上飒爽英姿的女钻探工曾深深吸引着她。然而当她拿着录取通知书满怀着憧憬来到学校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却让她大吃一惊。

主持人:人的命运有些时候就是这样子,很可能是就是一个很偶然的事件或者是一个人,改变人的一生。那么当您拿到这个大学录取通知书,来到当时叫华东石油学院的时候,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

山红红:没有一条向阳的马路,全部是泥巴土的,楼房都是一两栋,剩下的都是油田的机器,很艰苦。这也是一个偶然,就是很多大城市来的,包括南方来的,觉得到这儿以后特别的失望,根本不是一个大学。

主持人:您当时失望吗?

山红红:当时,你要说对学校有点失望,我倒觉得有一点,因为毕竟也冲着一个大学,全国重点的高校也是大城市过来的,但是我感觉到是来学习的,是自己的选择,所以没有退缩,也就比较快的适应了这么一个环境。

主持人:您的适应能力很强。

山红红:还可以。

主持人:就是当时面临那样一种环境的时候,很多同学都已经打退堂鼓了,有的退学走了是吗?

山红红:对,包括女孩子吃不下饭,掉眼泪,想家什么的,我和她们在一起,想家倒是掉过两次眼泪,毕竟是从小到大没有开过父母,后来就很快的投入到学习里面去了。

主持人:就是投入到学习以后,因为石油行业是一个很艰苦的行业,当你了解,随着你的学习慢慢了解石油行业,是一种什么状况的时候,自己心里有没有觉得后悔,觉得我怎么报了这么艰苦的一个专业。

山红红:可以说没有,可能我在家里面是老大,可能跟着父母,小的时候也吃过一些苦吧,因为也经常回老家,也知道农村的生活是怎么样,觉得自己心里上有一定的承受能力,所以就是说随着学习的进行,对这个专业的了解以后,感觉还是挺有意思的。黑糊糊的油,经过我们的加工我们的设计就变成汽油、燃料油什么轻油气体都有。觉得挺好。

解说:山红红曾多次听到过“头顶天山鹅毛雪,面迎戈壁大风沙,嘉陵江边迎朝阳,昆仑山下送晚霞的石油工人之歌;那些战天斗地,将自己的青春、血汗,甚至整个生命献给了祖国石油事业的英雄人物,曾经也是多少人的青春梦想。她既然选择了艰苦的石油行业,就从来没有想到放弃。1982年山红红毕业于华东石油学院,同年留校任教。1987年获华东化工学院石油加工硕士学位,1999年赴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做访问教授。她和中国石油的缘分从此结下,她的理想也从这里起飞。

主持人:我知道您在2002年的时候曾经获得过山东省的十佳优秀教师,能够获得这样的一种殊荣,我相信在您的教师生涯里一定也做了非常多的努力,一个老师能够受学生的喜爱,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其实你看我们在这个《教育人生》里采访过很多教育方面的专业,一些优秀的老师,我们发现一个问题,就是老师在做的时候,他是用心地在做一个老师。我就听说有一次有一个同学,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吃了安眠药自杀,当时同学来叫说,这个同学在快不行的时候,首先要见的第一个人是您?

山红红:对。

主持人:当时您听到这个信息的时候,当然可能还会有一种惊恐的状态,但是就冷静下来的时候,比如说学生在遇到问题,遇到困难的时候,首先想到您,您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心境?

山红红:因为这届学生是我第一次正式走上讲台给他们上专业课,我当时,因为我们两个老师,一共80多学时的课,我们两个老师一人承担一半,刚好这个时期是另外一个年轻老师在讲,我在台下,我们相互听课,上课的时候两个学生从门窗进来,让我出来一下,两个男生,当然是因为男女之间谈恋爱的事情了,两个男生就说,山老师有个事情跟您说一下,就某某一个女生她怎么怎么着了,我当时第一感觉要马上去看看她,既然同学跟我说,肯定是学习我在她跟前对我说什么,后来我感悟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就得到了一点,就是说,因为我对学生好,所以学生在遇到,因为这些事情我从来没跟他们接触过,刚教没多长时间,因为是两个很好的学生,都是可以推免研究生的,在这种情况下首先能够想到,我后来越想可能觉得大家对我的一种认可,或者说我当一个老师,我对学生充满爱心了,他们对我也充满爱。

采访学生:我觉得这个跟老师对学生的那种关怀,就像父母对孩子的那样,我们就是表达一下对父母的感情也应该用爱,她不是一个领导,或者是以一个老师的那种自居的形式,就是批评你、指正你,或者是全部都是说教,她给你非常亲切,就是说批评你缺点的时候,她也就是根据不同的人来不同的批评,比如说像我就是比较内向,就是山老师经常说我说话声音小,不太会说话,就是在什么领导面前不敢发言什么的,她就会说非常幽默的,你是不是小的时候被什么吓着了,怎么说话声音这么小啊?是不是受了什么压迫了,她就是像我这种,山老师经常会说我脸皮薄,别人说两句你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再说深了就该哭了,他改变以一种幽默的形式对待我。

解说:石油行业是个男性居多的行业,可是,无论做实验,搬器械,跑油田,山红红的泼辣劲头和男性没有任何区别,也从没有要求过任何照顾。在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做访问学者时,为了取得实验数据,她几乎天天一个人泡在实验室里,一个人把笨重的反应器搬上搬下,外国人都对她翘起大拇指。

主持人:就是可能你天生的这种吃苦耐劳或者是以身作则,或者是那种谦虚的那种精神或状态。其实我觉得吃苦耐劳艰苦奋斗是石油人的一种精神也是一种本质,这是石油人所必须要拥有的。那么在介入到石油行业以后,是不是也经常会到石油前线去做一些实践或做一些调查。

山红红:对我们的科研都是跟现场结合的,对。

主持人:因为本身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就是在胜利油田,它离的很近。

山红红:就在油田上,我们校区里面有10几台抽油机,地下就是油。

主持人:其实就是实践和教学紧密联合在一起的。

山红红:对

主持人:我知道您提出一个,教学理念,就叫做体验教学法,是讲这个道理吗?

山红红:对。

主持人:你当老师的时候,那时候就没有带着学生,就直接到前线?

山红红:那时候是带实习。

主持人:带实习

山红红:对,带实习。

主持人:怎么个带实习法

山红红:就是学生到现场去,那时候一个月的时候,三、四个星期的时候,学生倒班,我们不跟着倒班,就是白天一起,晚上有时候去查查班啊,去关心有什么问题,跟着同学,我们都是在那个塔上,装置上,跟着他们爬上爬下的,告诉他们流程为什么要这样设置,是根据我们课堂上学的什么原理,当然有些东西我们课堂上没有涉及到的,跟学生怎么去讲,从我的角度去讲有的时候还拉着一线倒班的工人一块去指导学生,我就觉得这个东西,包括对现在的年轻教师,我说你自己没有这个体验,光去纸上谈兵,跟学生得到的效果,教与学这个东西是结合不好的。

主持人:其实我相信您有这样的同感,石油工人,我们不说,包括技术员在内,包括管理人员,石油行业本身就是非常艰苦,包括危险性很大的一个行业,曾经有一些这种叫什么顺口溜也罢,嫁汉不嫁石油郎,一年四季到处忙,春夏秋冬不见面,回家一包烂衣裳,可能是对石油工人一种非常形象的表现。其实无论是什么样的工种,可能都会面临这样的状况,比方说你热爱石油事业,你会把满腔的热情投入到石油事业中去,那么现在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讲,大部分都是独生子女,怎么样去培养他们这种吃苦耐劳的精神?怎么能让他们去热爱这个职业?我觉得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山红红:所以在学校里面怎么样培养学生这种热爱这种专业或者是艰苦奋斗。我们学校的校风就是实事求是艰苦奋斗,我们的校训就是为真为实,就是突出一个实字,包括我们的大学生的培养,这个模式也是突出一个创新、突出一个艰苦创业的这么一个理念。所以学了以后,一个是辅导员、老师,我们全方位的,包括学校领导,一些党课团课,学校搞一些活动,包括请我们的校友,大校友、小校友,刚毕业的校友,或者毕业好多年的校友在基层干得比较好的,过来跟他们交流。

山红红:你看我们分到塔里木都会觉得远在边疆很艰苦,我们每年领导都去走访,到那儿以后,学生都说老师都挺好,比我们想象的好多了,我们都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来这儿吃苦,挺好的,无非就是一个远,就是说离家远一点,工作条件没有。所以我觉得,再加上现在整个世界、国家对能源、石油这么重视,我觉得也增加学生这份责任感,所以我们在很多的责任中也融入在这个工作内容里面。

采访学生:那么每次山校长来了,包括我们实验室,她亲自来,看看这儿,那看看,包括出来的数据也要检查,到了现场也是,亲自爬到那么高的,几十米的塔上去,有的时候冬天都非常的冷,东北有雪也很滑,她都上去。我们这些年轻的老师,尤其像我这个当过她学生的人,应该说非常的感动。那么她都能上去,我们为什么不能上去。

片花

主持人:我听说您的一个女学生就提出来,主动提出来我要到最前线去,当您听到这样的一个信息的时候内心是不是蛮感动的?

山红红:这个是免试研究生,因为可能是好学生吧,因为可能我是一个女老师,大家可能有了这种更容易接近的这种氛围,她本科的时候就开始跟我接触,研究生的时候也在我们,都在一个楼里面工作,也是一个很要强的一个人,但是在接触的过程中,我就感到,包括我对她,包括我当老师,如果现在的情况了解比较少的话也很难把自己的教材丰富,我说你到现场去,你将来做技术、做什么东西都缺不了这个东西,所以更坚定他,所以当时,她是一个研究生,那个时候企业,87年,91年毕业,企业研究生还比较好,她就要到车间去倒班。

主持人:可能旁边的人都不理解吧?

山红红:对。现在是一把手,以前是车间主任说这个学生怎么样,一个女的,我们老想照顾她不让照顾,因为倒班,尤其是在间歇的时候都不回家,好长时间都不回家的,爬高上低修东西,她像一个男孩子一样,人家说要对她特殊照顾,人家说我不要特殊照顾,我就是这样子。所以前两年这个一把手见了我就跟我说,你培养的学生跟你一样,就是要强的一个人,我说不是,我说实际上,我说实际上她是想做得更好,当然了她现在当老师了,到一个企业的学校当老师了。所以,但是我也没想到,我是后来到这个厂里面跟领导之间找技术交流的时候跟我说你的学生真棒,我就想到那个时候我们在学校的时候接触的时候,她也是有那股子劲儿。

主持人:很多时候可能比方说这样一种行为的时候,更多的普通人不太理解。

山红红:包括女人也不太理解,觉得干吗弄得那么辛苦,调你去技术部门去做白班不就完了吗?她就觉得这样基础打得更好,而且我觉得对品质也是一个锻炼。

主持人:这种教育是在学校里面培养的吗?就这种,比如说我一定要从实践,从最基层开始做起。

山红红:我们一直倡导这个,包括我们对毕业生的教育也都是贯穿着这个内容的,因为是工科的,学石油的,就是要到一线去,你说你的作风的锻炼也好,你的知识面的提升也好,你将来你不管是从事技术管理,能够更强硬,技术打得更好一些都是有必要的。

解说:从上学到工作,从助教到教授,从学院领导到学校领导,山红红走过了30余载的风雨历程。目前作为教育部直属院校中唯一的女校长,她先后获得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技术创新一等奖,教育部技术发明一等奖,全国三八红旗手等荣誉。而在这无数荣誉的背后,却有着另一番苦楚与辛酸。

主持人:这是作为一个校长的一个怎么样?幸运或者是一种感受。那我也知道,咱们经常说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那么在人生阅历当中我知道也经历过一些坎坷,还有一些很痛心的一些事情,可能对你来说会有一点残忍。

山红红:对。

主持人:刚才您也提到是在36岁的时候才有现在这个孩子是吗?

山红红:对。

主持人:其实在这之前您也有一个?

山红红:对。

主持人:但是在很小的时候就夭折了。

山红红:对,四岁半。

主持人:当时是一个什么情况?

山红红:虽然没有确诊实际上是一种,是脑瘫,任何意识都没有,不能自理了。

主持人:当时内心所承受的压力、那种痛苦一定是非常大的?

山红红:一开始接受不了,但是最后就是为孩子治病,我觉得我应该感谢我的家庭、感谢我的先生,我们两个共同来支持这个家吧,我觉得他对我很多意志上的磨练,就是说顶天立地吧,也在帮助我,所以,这个事情既然碰到以后,后面就是正视吧,客观的面对吧,就是能做多少做多少,就是这么一种期盼,虽然有的时候觉得实际上都是很渺茫的,或者是不可能的,但是就想试一下,觉得将来这个孩子不管怎么样,觉得让它来到这个世界上,也对它尽心了。所以后几年我觉得还行,在那种情况下,我在全校破格提了副教授,没有影响自己的工作。

主持人:就是在那种情况下,你没有影响自己的工作?

山红红:对。所以你说我有刚的一面可能也可以这么说。

主持人:就是那四五年把自己锻炼的,就是磨练成要让自己刚强?

山红红:对。所以在别人面前,都很积极,或者叫很乐观,绝对不能让父母或者是同事看到,好像她遭受这么大的事情有点承担不起了,思想上也懈怠了,对工作也应付了,我们两口子都没这样。都做得还,我觉得应该是很不错的。

山红红爱人采访

解说:面对着失去自己亲生骨肉的痛苦,并没有影响山红红的工作。她还是用自己钢铁一般的意志坚持了下来。然而就在山红红当上了校长之后,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又在悄然向她逼近。

主持人:有些时候是这样的,就是人生的一些经历或者挫折会让人坚强。

山红红:对。

主持人:会让人内心坚实。

山红红:对。

主持人:但是我就觉得老天爷可能真的是挺磨练人的,我听说。

山红红:身体上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是吧?

主持人:对。

山红红:也没有太觉得老天的不公,反正多点儿磨练,我觉得对自己也是一个锻炼,或者说将来到年纪大,老的时候,可能也更好的一些,就是说积极乐观吧。哎呀,我觉得也不想因为这个东西再给自己后面留下什么,给家人留下什么,给孩子留下什么,不想,就是总体来讲还是所有的事情自己承担。四个老人都不知道我得病,到现在也是,没让他们知道。我两口子还可以,还行。过去了,我应该说动完手术以后,我没为我这个东西流过眼泪,给外人、给家人还是一个比较好的一个心态和状态。自己慢慢调整,我觉得还行,还可以。调整得基本可以吧。

主持人:其实我知道在这个校园的BBS上,学生们就打出了山校长我们爱你的这么一个口号,其实听了您的讲述我也很想跟您说一声请多保重自己,我们都很爱你

山红红:谢谢。

主持人:真的一定要多多保重身体。

山红红:好的,谢谢你。

主持人:在节目的最后跟您的学生说点什么吧,好不好?对爱您的学生说点什么吧?

山红红:实际上我觉得,从我的内心来讲,我更爱学生,因为他们是祖国的未来,尤其是我在校长这个位置上,我觉得我的责任更大,虽然说有的时候可能还没有做到但是我的这个内心是想着他们的,所以很多事情上能够,我想下一步就是在工作中更注意提示自己的就是要以学生为中心,任何学习、作各方面要从他们的角度多去考虑,这样他们可能更能够接受,更有利于他们的全面发展。

20K
发表评论>>文章来源: 中国网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