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校长访谈

郑渊洁:5年后不写<童话大王>

中国名校-教育中国-中国网 u.edu.china.com.cn  时间: 2013-12-10  责任编辑: 李睿睿

面对读者,郑渊洁始终笑容可掬。摄影:记者胡孙华

5年后,《童话大王》不再等于郑渊洁。昨日,在上海书展签售新书的郑渊洁称,5年后他不再写《童话大王》,将由一帮孩子接手写;接班人已经找到,是七八个中小学生,“他们比我要厉害”。

影响了两代人的《童话大王》,25年来一直由郑渊洁独自撰写。他说,与《童话大王》的签约是30年,正好是2015年,合同到期了,就不想写了,那一年他也60岁了。

两年来,郑渊洁一直都在寻找《童话大王》的接班人。他开出的接班人的标准第一要会编故事,要有想象力;一个没有想象力的人,很难想象他能写出什么有趣的童话故事;第二要有悟性,有了悟性就能领会郑渊洁的教诲,所谓“孺子可教”。现在,他宣称接班人已经找到了。他透露,继承他衣钵的是七八个小孩,目前最小的才上小学二年级,最大的上初一。对于这几个孩子,郑渊洁说:“绝对厉害!”据说今年他和那几个孩子在30分钟内同时写北京的高考作文,所有人看了都说那些孩子比他写得好。

停写《童话大王》,并不意味着郑渊洁要退休歇笔了。已经发表了2000万字的郑渊洁现在每天都要写近万字,郑渊洁表示一直都要写下去。“我现在在写长篇小说,主要是给年轻人看的,已经写了几十部了,放在那里一直没有出版。比如有一部叫《空镜头》,写的是电视台里的事情。”至于5年后郑渊洁会不会独自办一个给成年人看的刊物,他表示“说不准”。不过,他表示仍然会继续教孩子们写作文。

“准备设立一个文学奖”

宣布退出中国作协后,郑渊洁表示要把自己所有的财产捐赠出去做慈善事业。昨日,记者问及此事时,他表示,现在看来,当前要做的事情是拿出一部分钱设立一个文学奖,每年一评,奖金一定要高。他将自己要设立的文学奖与茅盾文学奖作了对比,“奖金一定会比茅盾文学奖高”。至于他会拿多少钱来设奖,他笑着说:“当年茅盾捐了25万,可能相当于现在的2个亿吧。”2009年,郑渊洁以2000万元收入位列中国作家富豪榜首位。汶川地震后,他捐出38万元,玉树地震后,他捐款100万元,成为国内捐款最多的作家。

关于退出作协

“是个人恩怨,也是体制问题”

今年,郑渊洁先后退出北京市作协和中国作协,在文学界引起轩然大波。再次提及此事,他说了一段小插曲:当时中国作协要他归还会员证,他没找到。他又对作协说,如果找到也不想还了,可以拿出来拍卖,拍卖的钱用来资助山区的贫困生。中国作协见他如是说,也就作罢。

他笑着对记者说:”《童话大王》的创刊号拍卖了10万元,那个有郑渊洁名字的会员证恐怕不会没人要吧?“他说自己退出作协既是个人恩怨,也是体制问题。他认为作协应该是自主筹资,而不应该靠财政拨款。郑渊洁1981年加入作协,他说自己当年确实很想加入,但作协已今非昔比。

关于签售热度

“莫言一本书顶我十本书”

在郑渊洁签售期间,莫言在上海书展另一个地方继而签售。有记者向莫言打听到他对自己作品签售的最好期望是500册。而这边,郑渊洁教孩子写作文的书在一个半小时内签售了4000册。就这两组数据,记者请郑渊洁将自己与莫言作一个比较。对此,郑渊洁笑着说:“莫言一本书顶我十本书。”

他说莫言是他尊敬的大作家,“我只上了小学四年级,而莫言只上了小学二年级,而且还写得比我好”。继而,他又说:“今天天热,又不是周末,来参加书展的人不多,所以莫言期望值不高是可以理解的;与莫言相比,我的优势可能是我有两代以上的读者,今天来我这里的都是大人带着放假的孩子。”

签售差点找“托儿”

郑渊洁一出现在签售现场,就笑着对台下众多的人问:“你们是出版社请来的托儿吗?”接着,他解释道,中午时,出版社的人提到今年不少作家的签售情况都不太好,来的人不多。为顾及现场感觉,是不是应该找一些托儿啊?他想了想说算了,来多少人算多少人吧。但到签售现场一看,来了这么多人。后来,郑渊洁又对记者说:“很多作家都不想或不敢在上海签售,因为上海人见识多,签售很容易冷场。而今天上海人给了我很大的面子。”

机场“偷拍”被抓

郑渊洁还向记者讲了自己在机场被安检扣留的故事。他说在北京机场看到一安检人员进入候机区时也在接受同事安检,感觉挺好就拿相机出来拍摄。这时,一位安检人员过来说:“你不能偷拍!”安检扣了郑渊洁的证件,要求他删除才还,还将他带离现场至其上司处。最后,他只得删除,拿回了证件。

说完故事,郑渊洁笑着说:“看来偷拍已成过街老鼠。只不过他们没打我。”(特派记者胡孙华)

虽然从小看着《童话大王》长大,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真人版郑渊洁。说话时声音有点嗲,虽然还是光头,但近距离可以看到有许多银白色的头发茬儿。

签售中,郑渊洁几乎要跟每一个读者谈几句。他对一个小孩说:“你想考清华大学啊,我给你写在书上,有我的鼓励,你一定考得上,记得考上了通知我一声啊。”他对一个大学生说:“你有微博吗?给我留一个吧,我‘关注’一下你。”他对一个中年妇女说:“你去了世博没,好看么?”

实在想不到这么一个温顺可掬的半老头,在很多事情上那么多“牢骚”,那么有“个性”——他公开点名批评一个作家到学校去卖书;他将自己的捐款收据和视频贴出来,他高调退出作协;他每天在博客上写《地球日记》,宣讲他对一些事情的不满……

不得不说,郑渊洁是作家的异类。这种特立独行,是一个文化商人的自我炒作,还是他天性就是童言无忌的率真?说不好。(胡孙华/文)(长江日报)

20K
发表评论>>文章来源: 长江日报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