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校长访谈

丘成桐:数学创作如写小说图

中国名校-教育中国-中国网 u.edu.china.com.cn  时间: 2013-12-10  责任编辑: 李睿睿

哈佛大学讲座教授、中科院外籍院士丘成桐

文学激情让我立志做大学问

我个人认为:感情的培养,是做大学问最重要的一部份。

清朝作家汪中在《汉上琴台之铭》中有句云:“抚弦动曲,乃移我情。”这是引古文《琴苑要录》:“伯牙学琴于成连,三年而成,至于精神寂寞,情之专一,未能得也……伯牙心悲,延颈四望,但闻海水汨没,山林谷冥,群鸟悲号,仰天长叹曰:‘先生将移我情。’”从此以后,伯牙弹琴就达到成连要求的境界。这说明,一个人的感情,是可以变动的。

这一段话,对我深有感触。立志要做大学问,只不过是一剎那间的事。

我年少时,并不喜欢读书,在家乡的平原上嬉戏玩耍,也在沙田的山丘和海滨游戏。与同伴在一起,乐也融融,甚至逃学半年之久。真可谓倘佯于山水之间,放浪形骸之外。

在这期间,唯一的负担是父亲要求我读书练字,背诵古文诗词,读近代的文选,也读西方的作品。

但是当时我喜爱的不是这些书,而是武侠小说,从梁羽生到金庸的作品都看了一遍。父亲认为这些作品文字不够雅驯,不许我看,所以我只得躲在洗手间偷偷阅读。

至于名著如《水浒传》、《三国传义》、《红楼梦》等则是公开的阅读,因为这是父亲认为值得看的好书。《三国演义》和《水浒传》很快就引起我的兴趣,但是读《红楼梦》时仅看完前几回,就没有办法继续看下去。

14岁时,父亲便去世了。这或许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打击。

父亲去世后,我将《红楼梦》仔细地读过一遍,也开始背诵其中的诗词。由于父亲的早逝、家庭的衰落,与书中的情节共鸣,开始欣赏而感受到曹雪芹深入细致的文笔,丝丝入扣地展现不同的人物、情景,逐步描写出旧社会的一个大悲剧。40多年来,我有空就看这部伟大的著作,想象作者的胸怀和澎湃丰富的感情,也常常想象在数学中如果能够创作同样的结构,是怎样伟大的事情。

中国文学外,我也读西方的文学,例如歌德的《浮士德》。这本歌剧描述博士浮士德的苦痛,与《红楼梦》相比,一是天才的苦痛,一是凡人的苦痛。描写苦痛的极至,竟可以说得上是壮美的境界,足以移动人的性情。

1   2   3   4   5    


20K
发表评论>>文章来源: 中国网综合消息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