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名师名家

佟明耀:为了冬麦飘香

中国名校-教育中国-中国网 u.edu.china.com.cn  时间: 2013-12-10  责任编辑: 李睿睿

退休后,本来可以在家享清福,他却主动啃起了冬小麦育种这块“硬骨头”。每天早晨四五点钟起床,试验田里一干就是五六个小时。经过10年艰辛,他终于成功培育出高品质冬小麦品种,打破了“我国北方高寒地区不能种植冬小麦”的预言。他就是东北农业大学退休教授佟明耀。

佟明耀在试验田里

历史上,黑龙江省曾是我国春小麦的主产区,种植面积一度高达3400多万亩。然而,随着全球气候转暖,小麦这种喜冷凉作物的种植受到极大冲击,致使春小麦生产逐年萎缩至300万亩左右。“九五”期间,农业部曾组织引进国外最抗寒冬小麦品种进行试验种植,但均以失败告终。“黑龙江、吉林、内蒙古北部不能种植冬小麦”。专家们对我国高寒地区种植冬小麦彻底失去了信心。

有一个人不接受这样的结论。他,就是东北农业大学退休教授佟明耀。

广泛引进外国品种不可能解决我国北方种植冬小麦的问题。要为黑龙江培育安全越冬的冬小麦品种,就必须自己动手在黑龙江这种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下搞冬小麦育种。——佟明耀

佟明耀住在东北农大教师宿舍楼。5月的一天上午,记者一口气上了四层楼,敲开了他的家门,多少还是有些气喘。86岁的老人每天上上下下,吃得消吗?佟明耀笑着说:“我一直在锻炼身体呢!”

1993年,68岁的佟明耀退休了。享受着国家特殊津贴待遇,告老还乡之日,可谓功成名就,可以好好享享清福了。可是他心中总有不甘:自己正有使不完的劲,难道只能打打门球、搓搓麻将?

1956年,佟明耀从东北农学院研究生班毕业,就一直在这所大学任教,作为一名小麦育种专家,他先后育成了5个春小麦的优良品种,是我国知名的春小麦育种专家。可是如何使冬小麦在高寒地区生长一直是佟明耀的心结。在岗时,教学科研任务繁重,没时间集中精力研究。现在有了大把的时间了,佟明耀和老伴郑家兰商量:搞冬小麦育种吧。退休了咱们也不评职称了,没有啥顾虑,也没有啥压力。搞成功了,就当是为国家作点贡献,不枉国家对我们的栽培;失败了,也不遗憾,至少为后人“趟趟路”,积累一些材料和经验。郑家兰退休前也是东北农大的研究作物栽培的副教授,对佟明耀的想法举双手赞成。

不过,退休了不比在岗,没有立项,没有经费,更没有团队。佟明耀没有在乎这些,“冬小麦育种,咱自掏腰包也要干!”

佟明耀和老伴从学校遗传育种教研室“借来”半亩试验田,又以每年200元的租金租了半亩试验田,这可贵的一亩地就成了佟明耀退休后施展抱负的舞台。

深厚的理论功底和实践经验使佟明耀坚信:广泛引进外国品种不可能解决我国北方种植冬小麦的问题,因为所有的作物品种都是在育种地的条件下栽培选育而成的,它具有最适应育种地的条件和性能表现,这就构成了品种的区域性,引进地条件和育种地条件差异太大,注定国外那些优良品种是要失败的。所以,要为黑龙江培育安全越冬的冬小麦品种,就必须自己动手在黑龙江这种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下搞冬小麦育种。

育种专家的科研工作是在大地上完成的。灌水、追肥、锄草,佟明耀和郑家兰把地种得比养花还精细。育种的过程艰辛而漫长,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退休前佟明耀搞育种,都有一个团队分工合作进行。可这一次,就是“二人转”。

最紧张、最艰苦的阶段是六七月份。六月中旬小麦开花,首先是除去雄蕊的花,两天内必须完成授粉。为了挑麦花开得最盛的时间进行人工授粉,佟明耀和老伴不敢偷闲半刻,雨天也不能停,吃饭的时间也省了。错过花期,又是一年啊!

每天早晨四五点钟就起床下地,一干就是五六个小时,等到晌午才回家吃饭。虽说地不多,可是也有上万株苗,一株一株地去雄,一株一株地授粉,每完成一株最快也要五六分钟,几个小时下来就是年轻人也会累得直不起腰,何况是两个古稀老人!七月收获期到了,为了挑选表现最出色的单株,老俩口还要在试验田里,弯着腰一株一株地收割。

七月酷暑,汗滴如流。有一天早晨,正好邻居到早市买菜,看见老两口又是水桶又是锄头的“全副武装”出门,感叹说:“都这么大岁数了,好好在家养老多好,何必受这个累呢?”

最初那一亩田就在校园里,佟明耀常常骑着自行车,后座上带着老伴去试验田,鹤发童心,成了农大校园的一道风景。

要想做一个有重大成果的科研,首先必须有求真务实的奉献精神。如果考虑个人的得失,我就不会选择这个课题;解决农业生产最需要解决的问题,真正给农民带来效益和实惠,是一个共产党员、一个农业科学工作者的责任和使命。——佟明耀

寒来暑往,整整8年过去了。2002年,佟明耀终于选出稳定越冬的优良品系。他为这个新生儿起名“东农024”。

根据国家种子法规定,新品种的审定必须经过实地生产试验。一个没有正式立项的科研课题,哪个地方愿做“吃螃蟹的第一人”呢?佟明耀的目光落在中俄边界的饶河和虎林。这里有自己的学生,总好“开个后门”,更重要的是,这里的气候条件具有黑龙江寒地地域特点,佟明耀决定要让新品种在最严峻的条件下经受考验。

他的研究也引起了黑龙江省种子管理局的重视。管理局种子科科长王宪国是个较真的人,他先后5次跟随到饶河县的试种区现场考察,对产量、品质、越冬性能、返青率、抗灾能力等进行综合考察,结果被折服了。

饶河、虎林距离哈尔滨有八九百公里,一夜的火车下来,还要坐三四个小时的汽车。生产试验阶段,佟明耀每年都要跑三四次,指导新品种的试种、管理和推广,每次都得一周左右。旅途遥远、车马劳顿,佟明耀和老伴常常跑得脚都肿了。可是看着冬小麦终于扎根黑土地,老人高兴地说:“人生难得老来忙啊!”

2005年,佟明耀80岁了。“东农024”终于摆在了黑龙江省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专家们面前。尽管各项标准皆符合审定要求,谨慎苛刻的专家们还是不大相信黑龙江严酷的冬季能有安全越冬的冬小麦新品种。加上当时还缺少抗倒春寒方面的试验结论,委员会决定再观察一年。10年的艰辛劳动,明明是水到渠成的事,可还是遭到质疑,有人替老人鸣不平。但佟明耀爽快而自信:那就再种一年看看!

又一个冬天过去了,返青的麦苗长得欢实,就像急欲长大报母恩的孩子。到丰收测产,300亩冬小麦最终亩产超过300公斤。4年间,“东农024”不论多雪或少雪年份都能较好地越冬,越冬返青率达80%至100%,远远高于国际标准品种。省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委员多次到试种现场进行鉴评,一致给予了较高评价:“东农024”抗旱、抗寒能力属世界领先水平。

新品种打破了黑龙江省不能种植冬小麦的预言,以它稳定优良的性状“闪亮登场”。

首先,这一品种每年9月上旬播种,它在越冬前即可长出五六片叶子、三四个分蘖和大量根系,因此大大提高了小麦抗春旱能力;其次,由于冬小麦生育期提前、成熟期可避开高温,使得籽粒饱满,实现高产。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老伴郑家兰也是一位栽培专家,针对黑龙江冬季雪量不均衡、风大、春季水分易蒸发的情况,她发明了冬小麦保护越冬栽培法。冬小麦在大豆收获前套播在大豆田垄沟内,不仅起到了防风遮雪保墒的作用,还切实解决了大豆重迎茬问题,真正实现合理轮作,使得多种作物协调增产。

新品种彻底打破黑龙江一年只能种一季作物的宿命,破天荒地实现了“两年三作”,有效提高了土地生产率;由于此种方式还可免耕一年,大大降低了生产成本。

这项成果虽然是退休后的个人成果,但我和老伴都是东农毕业生,在这里学习、成长、工作、成家生子,退休了也没离开这里,我们忘不了党的培养,忘不了母校的培育之情,所以决定把科研成果无偿交给学校。——佟明耀

满意的当然不仅仅是专家。黑龙江省委书记吉炳轩专门批示:“这件事情办好了,黑龙江的粮食生产将会有新的飞跃。”

最受益的是饶河县。最初,饶河县农技推广中心副主任董广林心里总是不踏实:“这要是种不成,人工不是白搭了?”一年过去,新品种的优异表现打消了董广林的疑虑。他这下来了劲头,第二年种植50亩,第三年扩大到300亩。如今,饶河县的冬小麦全部都是种子田,要供应全省的试点,哪里舍得吃啊。

农民们用实实在在的行动支持着新品种。那些农民“佟粉”们以自己的方式执著地推广,绥棱县的农民岳喜航自己背着种子一路北上,发誓要在漠河北极村里种冬小麦!

新的冬小麦品种诞生了,按规定育成者有权提议命名。两位老人12年的辛苦,又是退休后的个人研究成果,就是叫“佟明耀冬麦1号”也无可挑剔。可佟明耀没有这样做。许多种子公司也闻讯赶来,提出高价购买新品种的知识产权和相关研究材料,老人都婉言拒绝了。他说,我和老伴都是东农毕业生,在这里学习、成长、工作、成家生子,退休了也没离开这里,我们忘不了党的培养和母校的培育之情,科研成果就交给学校,为学校争光,新品种就叫“东农冬麦1号”。相关的研究资料、所有的一切都无偿献给了学校。

12年的艰辛终成硕果。一连串的荣誉毫不吝啬地抛向老教授:2009年,佟明耀被评为“全国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2010年,被评为“黑龙江华龄风采老人”;2011年,荣获“黑龙江省农业科技功勋奖”。不久前,佟明耀又获得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荣誉面前,佟明耀还是一如既往。“我年岁大了,还能搞多少年,我自己也说不清,我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带领年轻人,让他们参与工作,以完成冬小麦更新品种的选育工作。”

2008年年底,东北农业大学正式启动实施“冬小麦创新工程”,同时组建了冬小麦育种、栽培与复种、病虫草防治、营养调控、配套机械、越冬机理和技术推广等7个技术团队。87岁的佟明耀又担起了传帮带的责任。推广栽培技术,跑遍分布在全省的23个试点,一点儿也没有松懈。学校领导担心他的身体,动员女儿劝劝他。女儿却说:“我爸爸一下地就精神,闲下来他才要生病呢!”

2009年,东北农业大学在全省23个地区推广试种冬小麦,在饶河试验区“东农冬麦1号”长势尤为喜人,返青率高达90%以上。这一年“东农冬麦1号”亩产682.4斤,而春麦对照田产量为480斤,冬麦比春麦产量提高了42.2%。2011年早春,我国北方8个省份超过四成冬小麦遭遇旱情,黑龙江省冬季降雪较多,5万多亩冬小麦并未遭遇旱情威胁,3月底顺利返青。

我们坚信,不久的将来,在祖国的北大仓,在那片肥沃的黑土地上,香溢神州的不仅有大豆、有稻米,还有佟明耀和他的团队的冬小麦。(中国教育报)

20K
发表评论>>文章来源: 中国教育报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